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“懒人部落”养鸡养鸭好快活


发布日期:2020-07-01 23:46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鏈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粡鎺堟潈绂佹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€€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℃伅绉戞妧鏈夐檺鍏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

  找个山青水秀的地方做“懒人”,这是很多现代人的梦想。对绝大多数人来说,也只能想想而已,但在广州,却有一群都市人逃离城市,在帽峰山下租了百亩田园,建了一个“懒人部落”,日日“把酒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“懒人”们还定下公约:不以盈利为目的;共同劳动,平均分配,自给自足,俨然是个世外桃源。

  这些“懒人”的生活方式到底怎样?他们的出现,反映出何种问题?记者连日寻访,以图一探究竟。文、图/邱敏

  南方网讯帽峰山下的百亩田园里住着9户人家,他们把自己称为“懒人部落”。在他们心中“懒人”的概念是:不想再参与社会竞争,不想再赚更多的钱。用广州话来说,就是“不想再搏命”了。

  不过,在记者面前,被部落成员封为“庄主”的龙先生认真地说:“这种懒人生活不宜宣传,它与社会的主流价值不符。”

  龙先生一直有个田园梦。2002年,龙先生找到了帽峰山南部余脉下的大约100亩的土地,有两个鱼塘,一个水库,在广东,这算是个难得的山水田园。

  酷爱钓鱼的龙先生一下子就看上了这块地。“20年租期,用途是种养”,部落成员中的9户人家与土地所在的村子签了合约,租金由大家平均分摊,从此开始建设他们的“桃花源”。

  他们把这百亩土地分区,最大面积的是公共种植区,种了不同的果树,鱼塘里养鱼,还有一部分地方养鸡、养鸭。除了公共种植区外,9户人家都有一块自留地,可以种点蔬菜什么的。龙先生告诉记者,他家的自留地现在长满了草,因为他出去旅游了两个月,刚刚回来。

  在田园里,建在鱼塘边的水榭是大家的公共活动区域,可以喝茶下棋。另外,9户人家还有一个公共食堂,在食堂里,最显眼的是一个“土灶”,用的是农村的大铁锅,柴火是从周边的山地里拾来的。

  百亩庄园内目前已经盖起了3栋房子,每栋两层,设计师专门在房前屋后留出了花园。龙先生住在一层,约有100平方米。屋内没有冰箱、没有洗衣机,甚至没有电视机;一组沙发、一个博古架、一套音响、一张床,这就是龙先生的主要家当了。龙先生说,之前他把在骏景花园的房子卖了。

  学法律的龙先生毕业后搞设备安装,开了公司一干就是8年。3年前,他找了个职业经理人,自己开始了自由自在的生活,“一星期中有3天都在钓鱼。”这样结识了不少的“懒人”,大家想干脆找一块自己的地方。“其实花的钱不多,我一年中最大的支出就是旅游,这里一年地的费用和打理的一些支出大约1万元左右,租地什么的费用平摊下来一户大约在6万元。”

  今年,由于职业经理人身体不好,龙先生被迫出山打理公司。他只得在市区租了一个房子,下班晚就不能回到庄园。他无奈地说:“这种生活状态太不好了,但没办法,希望能快点回到原来的生活状态。”

  目前,这个“庄园”里共住了9户人家,他们的年龄都在40岁以上,最老的60多岁。他们可以被分为两类人:一类是有一定事业基础的中年人,一类是刚刚退休的公务员。部落发起人劳小姐说,大家都不想再“搏命”了。

  部落“住民”侯先生和冯先生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侯先生在广州创业10多年,拥有50多间制衣厂,他把制衣厂都承包出去了,基本不再过问生意。冯先生在1981年出来做个体户,从做走鬼起家,在西湖路卖瓜子、卖衣服,一做20年。前几年,他将“股份”分给一些跟了他多年的“兄弟”,自己慢慢淡出了经营,“现在基本没有怎么工作了。”他说女儿也20多岁了,上了大学,可以独立了,他也就过上了自己想过的生活。

  部落发起人劳小姐:“懒人部落”不是组织,也不是社团。它是一群志趣相投的人慢慢聚在一起,然后给自己的一个“戏称”。目前,我们有3个基地。一个位于番禺,是农庄式的,种一些苗木。帽峰山下的田园是大家的老根据地,大家在这里劳动生活。我们还在增城租了个荔枝园,种些果树,收入可以贴补租地等费用。

  劳小姐:入住农庄的成员有十几户,有住帽峰山下的,也有住番禺的。成员对所有支出AA制分摊,相关收入也是公共分配。此外,松散型的约有100来个,他们可以自行到基地参加劳动休闲,也享受分配。现在有很多人也想加入我们,但我们接受不了这么多人。我们定了一个公约,主要内容有:农庄不以盈利为目的;生产的目的是自给自足;建设家园的目标是以生态为主;大家要共同劳动,平均分配。

  记者:目前,社会上很多人想过你们这样的生活,但现实的经济压力摆在那里,这种生活是要有一定经济基础做后盾吧?

  劳小姐:我并不这么认为,我觉得更多是一种生活理念和追求。我们一户人家第一笔的投入控制在6万元左右,建的房子1平方米大约也就100来元的建筑费用,以后的花销就是租金和维持费用。从目前的情况看,水果一年都可以卖不少钱作为维持费用。说到经济压力,有些人家一个月给小孩花2000元,有的人家一个月只花200元,这是个观念问题。

  劳小姐:到现在还没出现过。大家享受的是劳动的过程,平常在农庄里,你吃棵我家种的白菜,我吃只你家养的鸭,都没什么。

  华南理工大学社会学教授侯力:“懒人部落”是城市化高速发展后出现的一种社会现象,这种社会现象在西方早已出。城市剧烈的竞争使人身心困顿,一些精英人士就渴望能够回归到田园牧歌式的生活。

  从个人的角度看,这种“懒人”的生活状态值得欣赏。但这种生活方式不应当提倡。这种生活方式一方面会导致人的整体职业角色的模糊,另一方面容易导致食利者阶层的出现,这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“懒人”事实上是在进行精神上的短暂休息,他们不可能真正地逃避城市。这只是暂时的职业和角色的转换,这样的生活不可能持久,他们最终还是会回到城市。(编辑:栾春晖)

  鏈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粡鎺堟潈绂佹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€€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℃伅绉戞妧鏈夐檺鍏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

  广东省12月7日正式启动为时3年的“爱国、守法、诚信、知礼”现代公民教育,这是广东省贯彻落实十六届四中全会精神的重大举措。

  鎵句笉鍒伴〉闈?/title

  class=tras m-fan

  绻?/a

  鏈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粡鎺堟潈绂佹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€€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℃伅绉戞妧鏈夐檺鍏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

lol竞猜软件

×